• 国家大剧院舞剧《天路》 讲述青藏铁路修建故事 2019-10-19
  • 【专题】2018高考来了,你准备好了吗? 2019-09-29
  • 帕巴拉·格列朗杰简历 2019-09-29
  • 省级机关作风评议窗口 2019-09-28
  • 福利!企业落户广州或无须执行“开四停四” 2019-09-19
  • 微视澳洲(三):海豚岛之沙滩探险 2019-09-17
  • 2018《粤语好声音》海选启动 林忆莲梁咏琪有望加盟 2019-09-17
  • 海南省委书记、省长回复人民网网友近70条留言 2019-08-22
  • 对中国,美国只剩下高等学校一个优势。中国应与日、俄、韩、澳实行联合办学机制,不足师资,一起把他们从美国挖过来,所正很多是移民过去的 2019-08-18
  • 光明日报:“互联网+农产品”不能一哄而上 2019-08-13
  • 通过医疗,住房,都是乘人之危,太缺德,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。 2019-08-08
  • 如何像皇帝、老佛爷那样避个暑? 2019-08-08
  • 《中国教育报》电子版 2019-08-06
  • 人民日报:传统节日,从美食走向美感 2019-08-06
  • 林松添大使陪同浙江省经贸团出席中国(浙江)—南非(东开普)商务论坛 2019-07-21
  • 极速pk10一期计划 > 重生小说 > 重生之首席魔女 >

    冠军pk10公式算号:第七十章 圆月当空,发作!

        秦天傲的到来的确让季苏菲很意外,她觉得即便秦天野会来,秦天傲都不会来找自己,却没想,他是真的来了青市。

        季苏菲来到学校门口的时候,远远的就看到一辆火红色三菱汽车停在学校对面的马路边,不少学生都停下脚步,充满好奇的朝着车子里张望着。

        “苏菲姐!”张伟强眼尖的看到了季苏菲,立刻跑上去打招呼。

        “苏菲姐,不知道那小子是哪儿来的!有够张狂的,一大早就看到他把车子停在这里了,看那样子,肯定是哪个有钱人家的大少爷,敢在咱们的地盘上这么嚣张,要不要我带几个人去教训他一顿!”

        正说着,就看到秦天傲从车子里出来了,颀长的身材和俊秀的面孔立刻引得周围一群女生癫狂,完全不顾会不会迟到,也要多看秦天傲几眼。

        秦天傲的目光落在季苏菲的身上,一旁的张伟强也发现了,心中有了猜疑:“苏菲姐,好像是来找你的!”

        “你先去学校,我有事!”季苏菲一句话就将张伟强打发了。

        张伟强立刻在心底有了一个先入为主的定义,这个高富帅的男生一定是季苏菲的男朋友,难怪李?;崮敲闯沟椎耐顺?,果然不是一个档次??!

        “你找我有事?”季苏菲走到秦天傲的面前,淡淡的问道。

        秦天傲低头看着季苏菲,她今日穿着一身校服,乌黑的长发随意的炸成一个马尾巴,让人觉得很干净清爽。

        “上车!”秦天傲拉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。

        “我还要上课,若是有事就在这里直说吧!”季苏菲清冷的姿态让秦天傲的眉心微蹙。

        “上车!”秦天傲很固执的要求季苏菲上车。

        季苏菲扭头看了一眼校门,发现不少学生甚至是老师都朝着这边投来好奇的目光,便是上了车,火红色的三菱汽车风一样的刮过。

        车子一路开回了季苏菲的花园别墅,秦天傲打量着季苏菲的别墅,“这里是你的私人别墅?”

        “嗯!”季苏菲也没想要隐瞒秦天傲,毕竟这次的事情有秦天野的帮忙,他们是兄弟,她不认为这事儿能瞒住秦天傲。

        秦天傲果然也没有太多的意外,之前他已经从赵光荣那里听说了季苏菲的事,赵光荣在说起季苏菲的时候,那眼神中充满了崇拜和佩服。

        能让赵光荣有那么高评价,不得不说,季苏菲必定是有两把刷子。

    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秦天傲冷声问道,“为什么要把钱还给我?我说了,那是我买给你的!”

        “我没有接受你礼物的理由!”季苏菲淡淡的回答。

        “我们可以交往,这就是理由!”秦天傲的声音有些生硬,迄今为止,季苏菲算是他第一个追求的女生。

        季苏菲没有说话,而是转身去为秦天傲泡了一杯咖啡,自己则是从冰箱里取出一瓶汽水喝着,她会泡一手香浓的咖啡,却偏偏喜欢喝汽水。

        季苏菲觉得汽水喝下去很爽,不似咖啡那么矫情。

        “秦天傲,为什么要和我交往?”季苏菲慵懒的靠在沙发上,举止投足之间散发出成熟女人的妩媚。

        “我说过,我看上你了!”若是说之前秦天傲说这句话的时候,还带着十足的把握,今天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,心里却是忐忑的。

        “秦天傲,我们两个不合适!”季苏菲突然幽幽的说出这句话。

        秦天傲听到季苏菲的拒绝,本能的不愿意接受,从小到大,他一直都是天之骄子,他没有交过女朋友,这不代表他秦天傲没有女孩子的追求,相反追求他的女生是排着长队的蹲着。

        “你是不是喜欢我大哥?”秦天傲没有问季苏菲哪里不合适,而是问了这样一个诡异的问题。

        那日,罗家小姐罗心仪在问起她身份的时,他原本要介绍,却被她抢先一步的说自己是秦天野的情妇。

        当时他的脑海中便是浮现出,季苏菲和秦天野在酒店走廊里暧昧的画面。

        季苏菲想了想,一本正经的回答:“他太老了,我没兴趣!”

        如此恶趣味的回答,倒是让一直面瘫的秦天傲也有那么一瞬间的崩塌,他那顶着万丈光芒的钻石王老五大哥,居然被一个小丫头嫌弃了,还说他老,不知道他若是听到这句话,会是什么感受。

        秦天傲的心情突然变得很光灿烂,起身打量着别墅,“你一个人住这里?”

        季苏菲没有说话,算是默认了,秦天傲继续说道:“我最近休假,暂时就住在你这里了!”

        “别墅最近也一直空着,你若是喜欢,可以借给你??!”季苏菲也没有拒绝,却补充了一句话,“秦天野这次帮了我,收留你就算是感谢他了!”

        秦天傲也没有说话,径自走上二楼的一个房间,季苏菲抬眸看着秦天傲的背影,眼眸中划过一抹寒光,随即便是挂起电话。

        “喂!”电话那边传来秦天野沉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“我是季苏菲,秦天傲在我这边,找个空,来把他带走!”季苏菲的声音很冷。

        “哦?我以为你会很高兴他去找你!”秦天野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揶揄,“你不喜欢天傲吗?”

        “不,相反,我很讨厌他!”季苏菲说这句话的时候,不似别的女孩子那种欲拒还迎和口是心非,而是很平静的在陈述一个事实。

        秦天野沉默了片刻,许久才说道:“天傲的子就是这般冷傲,你是第一个让他愿意主动的女孩,最近刑天帮内部分歧很多,还出了内鬼,我担心他有危险,所以他去找你,我一早就知道了!”

        “你是要我帮你?;に??”季苏菲挑眉,“秦天傲不是个需要别人来?;さ娜?,你应该明白的!”

        “但我还是不希望他被卷进这次的事件中,就当……我欠你一个人情!”秦天野淡淡的说道,“事成之后,我会送你秦氏企业百分之十的股份!”

        季苏菲挂了电话,脸上看不出一丝多余的表情,她是知道秦天野的结局的,再有不到半年的时间,也就是明年的三月,秦天野就会因为仇家的追杀,身中数刀而死。

        刑天帮的动乱原来这个时候已经开始了,将秦天傲交到她这里来?;??那么上一世呢?刑天帮瓦解后,根本没有人提及秦天傲这个人,那时候秦天傲去哪里了?

        正在这时,秦天傲沿着阶梯从楼上下来了,宛若一个黑暗骑士一般,高贵冷傲。

        “缺什么东西写下来,一会儿我让人送过来!”季苏菲垂眸,浅浅的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不必那么麻烦,我想你陪我一起出去买!”秦天傲盯着季苏菲,他不喜欢她这种疏离的态度。

        “我还要上课!”季苏菲的声音里不带一丝起伏。

        “那就等你下课回来!”

        这一刻季苏菲才发现,秦天傲这个人不是一般的固执,而且很执拗的那种。

        季苏菲陪着秦天野吃过午饭后,自己去了学校上课,秦天野则是独自一人回了季苏菲的别墅休息。

        季苏菲刚到学校,便是发现班上的同学都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盯着自己,丁敏慧自从发生了之前的“广播事件”后,备受打击,心里对季苏菲的怨恨更甚了。

        徐森也在打量季苏菲,自己也说不清对季苏菲现在是个什么心思,后悔吗?

        徐森觉得自己是后悔了,现在的季苏菲虽然变得很冷漠,却掩盖不住的光芒四射,相比较起丁敏慧,季苏菲的身上有着更多让人吸引的地方。

        尤其是今天早晨,他也看到了,学校门口那个开着汽车来找季苏菲的少年,面对那个少年,他都不自觉的自惭形秽,那个曾经被自己看不起的季苏菲,居然认识那么优秀的男生。

        如今回想起来,自己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,他失去的是什么?

        “季苏菲!”季苏菲刚回到座位上,徐森便是主动走过来打招呼,这让班上的同学也都诧异的看着他们,一张张嘴巴张的足够塞进一个鸡蛋。

        “有事么?”季苏菲淡淡的问了一句。

        看到季苏菲这个态度,徐森的心底一喜,下意识的认为季苏菲没有怨恨自己,这就说明他们还有挽回的可能。

        想到这里,徐森露出一个自以为很帅气的笑容,“季苏菲,你上午怎么没有来上课?”

        “有是么?”依旧是那三个字,却让徐森感觉到了冷漠和疏离。

        徐森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,“早上你爸来学校找你了,后来就去了班主任的办公室,是不是……你家里发生什么事了?”

        季苏菲没有说话,失踪一夜,现在终于想到来找自己了?

        因为她是他们唯一的女儿,是他们全部的希望,所以他们才不愿意放弃自己?

        如果……他们知道自己不是他们的琴声的女儿,他们还会这样在意自己吗?

        季苏菲心里已然有了答案,自然是否定的答案。

        “季苏菲,如果你有什么委屈,或者是有什么困难,你可以告诉我,只要是我可以帮忙的,我一定会帮你的!”

        徐森说的大义凛然,可季苏菲却从他的眼中看到了虚伪,“多谢!”

        听到季苏菲说谢谢,徐森的心里仿佛开了花一样,果然,季苏菲对他还是有感情的,于是边趁热打铁的拉住季苏菲:“季苏菲,其实我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徐森!”丁敏慧尖锐的声音突然打断了徐森的声音,“你在干什么?”

        丁敏慧双眼赤红,她无法忍受,无法接受那个一无是处的季苏菲抢走属于自己的光芒,她夺走了李睿,早晨在校门口,还有一个帅哥来找她,现在……她还要来抢走徐森吗?

        “丁敏慧……我……我只是关心同学而已!”徐森有些心虚,却还是硬着头皮反驳,对丁敏慧,他早已没有了最初的悸动,尤其是那次广播事件后。

        所有人都认清了丁敏慧真面目,只觉得她丑陋无比,而他这个男朋友,也成了他们背地里议论的笑话。

        丁敏慧早已被那些流言蜚语折磨的神过敏,看到徐森对自己的冷漠,和对季苏菲的献好,一下子就失去了理智。

        “季苏菲,你真不要脸,见一个勾引一个,怎么?李睿不要你了,你现在又来找徐森?”丁敏慧嗤笑。

        “丁敏慧,你胡说什么?我和季苏菲之间清清白白,只是说说话,何况我和你根本什么关系就没有!”徐森急着撇清关系。

        丁敏慧是气疯了,上去抓住徐森就是一阵拳打脚踢,“徐森,你太不是人了,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?你敢再说一遍?我打死你!”

        徐森也烦透了丁敏慧这种纠缠,恼怒的一推,丁敏慧后退几步,长裙恰好勾在一个板凳旁边的钉子上。

        “嘶~”被划破的不仅仅是裙子,丁敏慧的小腿也被划破了,鲜红的血液流淌出来,所有人当时都懵了。

        丁敏慧只觉得小腿刺痛,随即就哭出来了,“呜呜呜……徐森,你居然推我,我的腿好疼啊……”

        丁敏慧抓着自己流血的小腿哭着,过去几个和丁敏慧玩得好的女生看她这个样子有些可怜,便是围过来,“没事吧?去医务室吧!”

        徐森的脸色有些苍白,他也被吓坏了,他不是故意的,他只是烦透了丁敏慧,连忙拿出一包面纸捂住丁敏慧的伤口,扶着她去了医务室,而丁敏慧却是一路哭哭啼啼,好是可怜。

        从前到后,季苏菲都是以一个旁观者看着这一出闹剧,同桌周兰悄悄的问季苏菲,“你都不生气吗?丁敏慧那么骂你,也太过分了,卑鄙小人一个……”

        听着周兰为自己打抱不平,季苏菲浅浅的应了一声,“为她生气,不值得!”

        “季苏菲,你牛!”周兰竖起大拇指,“酷毙了,不是一般的大度!”

        过了一节课的时间,班主任突然走到教室门口,他的身后还跟着季建平和苏美芬,“季苏菲,出来一下!”

        班上的同学再次陷入议论纷纷,季苏菲的眼底掠过一抹幽邃,缓缓的起身走出教室,季建平瞪着季苏菲的目光几乎是要吃了她一样。

        班主任将这一家三口带到了校园的一块空地上,便是将空间留给他们,“好好教育一下季苏菲,这种年纪的孩子很容易走歪路,对了,刚才有同学来说,你家季苏菲把人家推到了,现在人在医务室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真是不好意思,对不起,这孩子太不懂事了,我一定好好教训她!”季建平赔着笑脸。

        “张老师,丁敏慧不是推倒的!”季苏菲为自己辩驳,“我根本没有碰她,是她和徐森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季苏菲,做错了事就要承认,还狡辩,这态度很不好!”班主任严厉的呵斥,然而他的眼神却是闪烁着心虚,“班上好几个同学都作证,是你推倒的丁敏慧……”

        班主任是心虚的,谁都知道丁敏慧是个什么品的人,广播事件也让所有人看清了她的真面目,可这又如何?

        这个世道就是这么不公平,谁有钱谁的腰杆硬,丁敏慧的爸爸有钱,给学校盖大楼,给他们这些老师送礼,他们吃人嘴软、拿人手短,不管丁敏慧说什么,他们都要偏着她。

        季建平早就上火了,劈头盖脸的一巴掌扇在季苏菲的脑袋上,有那么一瞬间,季苏菲被打懵了。

        不是季苏菲毫无警惕心、也不是她没有抵抗力,她只是对季建平失望了,这一巴掌算是打断了他们父女情分。

        “你闭嘴,还狡辩,你现在怎么这个德,还敢欺负同学,太不是个东西了!”

        “好好说话,别打孩子!”班主任虚伪了两句,便是转身离开。

        “说,你昨晚去哪儿了?”班主任一走,苏美芬已经控制不住暴脾气的扯着季苏菲的头发尖声喊道。

        季苏菲的头皮被扯得生疼,她抓住苏美芬的手,用力的甩开,苏美芬一个踉跄,差点摔倒,再看季苏菲,那眼神婉如地狱的死神,让她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。

        “你现在是不学好了?我以前就看出来,你就不是个东西,我花钱供你上学,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?”

        “抚养我、供我上学,不是你身为父亲的义务吗?”季苏菲对上季建平的眼睛反问了一句。

        “你这个畜牲,还敢顶嘴!”季建平扬起手就要打季苏菲,却被季苏菲躲开了。

        季建平见季苏菲躲过自己的巴掌,更火了,指着季苏菲的鼻子说道:“你给我弄清楚,没有我给你吃、给你穿、给你用,你什么都不是,没有我,你现在就可以去大街上讨饭!”

        季苏菲冷漠的看着季建平,“你可以试试,没有你,我是不是需要去大街上讨饭?”

        “你气死我了!”苏美芬忽然气的红了眼睛,那模样就是要哭出来的样子,大约是真心对季苏菲这个女儿恨铁不成钢吧。

        “你不要我们管,是不是?你是不是不学好,跟着男人鬼混去了?”苏美芬抓住季苏菲的胳膊就是一顿掐。

        “早知道你这个臭东西这么气人,我当初就不该生你,我就该掐死你,没准我再生个孩子比你懂事的多了!你真是气死我了,你活着就是费一个名额!”

        当初是计划生育,一家只能生一个孩子!

        “你现在后悔了,我当初就说,要个儿子要个儿子……”季建平也火了。

        苏美芬哭了,回顾十五年前,季苏菲到底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,她怀胎十月,又怎么会舍得真的不要这个孩子!

        “哼,即便你们再有一个孩子又如何?这种家庭教育出来的孩子,你指望出息到哪里去?”季苏菲冷笑。

        “这家庭怎么了?我们哪里对不起你了,???”

        “我不想和你们争执了,爸、,你们从来都不会站在我这边,真正的相信我一次!为什么你们没有想过,在学校被欺负的人是我、被冤枉的人也是我?为什么你们从来都不肯站在我背后成为我的后盾?”

        季苏菲心平气和的问出这一段话,最后总结了一句:“以后我的事,不用你们管了!”

        “好,哼哼,你翅膀硬了,不要我们管了?不管就不管,就当没生过你这个女儿,以后有事你别来求我们,没钱也别来找我们!”

        季建平和苏美芬也被季苏菲的话被弄生气了,丢下狠话,转身离开了,他们总是相信,季苏菲的子软,嘴上厉害了一些,总会低头回来认错的,却不知道,季苏菲这一次是当真了。

        季苏菲沉的站在原地,看着季建平和苏美芬骂骂咧咧的离开,心底一片冰凉,眼中的寒意却是深了几分。

        前世,她是真的很恨他们,却也是很他们,舍不得他们有一点伤心和失望,可自己总是让他们失望。

        嘴上说着恨毒了这对父母,却一心想要争口气成为他们的骄傲,让他们脸上有光。

        蓦然回首,直到她被上绝路时,才发现她辗辗转转了半生,只为能得到一个圆满的幸福,然而这一点乞求都被他们残忍的毁掉了。

        如果前世,他们愿意相信自己一些,愿意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候,站在自己身后,她也不会走上那条不归路;

        然而,他们却宁愿相信别人,也不肯相信自己这个女儿,甚至在知道真相后,果断的放弃了自己,死了自己。

        “苏菲姐……”梁胜不知什么时候来到季苏菲的身后,他早感受到了季苏菲身上的那种悲戚。

        刚才他在教室看到季苏菲等人走到这里,心有好奇便是跟过来看看,却不想看到了季苏菲父母教训季苏菲的那一幕,只觉得不可思议。

        那样一个雷厉风行、心狠手辣的寒社大佬,刚才面对季建平和苏美芬一味的斥责时,居然流露出了无助。

        不得不说,这对父母的做法也的确让做子女的寒心!

        “你刚才都看见了!”此时的季苏菲身上哪里有半点失落和悲伤,有的只是淡漠,季建平和苏美芬的这一场闹剧终究在她心中化成灰烬。

        这一世,对他们无无恨,她不会再犯傻,只是该断绝的关系还是要断绝的!

        “我什么都没看见……苏菲姐,我不会乱说的……”梁胜吞了吞口水,那样子活怕被季苏菲灭口。

        “有事让你去办!”季苏菲淡淡的说道,“丁敏慧的家里情况了解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倒卖钢材发家的!”梁胜回答,“过去觉得她特别有钱,现在咱们有了寒社,反而是他们来巴结咱们,不过比起其他的公司,实在是够不上资格来巴结咱们寒社!”

        “我很不喜欢丁敏慧这种嚣张的姿态,更不喜欢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,你知道该怎么做?”

        梁胜立刻明白了季苏菲的意思,“是,苏菲姐,这件事我立刻就让人去办,不出一个星期,一定让他丁家彻底破产!”

        季苏菲眯起眼眸,丁敏慧,不要把我的沉默当成我对你的软弱,你只是还不够资格让我出手,既然你这么迫不及待的送死,我不介意成全你!

        没错,寒社创建以后,势力迅速的向周围蔓延壮大,不仅仅是控制了整个青市,连带青市周围的几个城市都被控制了,一些个入不了台面的帮派,在寒社的打压下,弃械投降,最后归顺投降。

        现如今寒社也有自己的收入,各大酒店、饭店以及娱乐场所每月都要交?;し?,足以养活一帮子弟兄。

        另外,季苏菲在创建寒社以后,将黄龙之前的私人场所重新改造了一番,变成了寒社的根据地,有活动训练场地、有休息办公室,并创办了保全公司。

        这种保全公司不似那些安排保安喊口号的杂牌公司,而是一个规?;墓?,专门负责安装防盗、防火的警报器,以及维护雇主安全的工作。

        寒社的内部还专门设立了一个独立的征信社,通俗的说法就是侦探事务所。

        侦探事务所是季苏菲花钱请了专业的团队,又挑出寒社里几个机灵的跟在后面学习培训,这样一来,几乎社团里的人都有自己的事干。

        寒社的幕后老大自然是季苏菲,不过寒社却是交给王博、刺头、梁胜、张伟强以及那个赵铁根负责,他们每个人都有各自负责的区域。

        每次去总部谈事的时候,梁胜的心情都十分激动,他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这么年轻就坐上高位,而且比黄龙还要厉害。

        放学后,季苏菲收拾了一下东西,便是准备回去,过去她就不上晚自习,如今和家里彻底闹翻了,她更是没必要去做戏。

        “苏菲!”李睿远远的看到季苏菲,便是上前打招呼。

        季苏菲回眸看了一眼李睿,“李睿!”

        “最近好吗?有好些天没看见你了!”李睿微微一笑,全身散发出儒雅的书卷气。

        从他选择退出后,青帮被瓦解、寒社成立,过去的那帮弟兄都忙的神龙见首不见尾,更不要说季苏菲,他几乎是没有机会和她碰面。

        “还好……”季苏菲应了一声,“你呢?”

        “忙着复习功课,准备中考!”李睿浅笑,随即又想起什么,“听说丁敏慧还总是找你茬,要不要让钱文倩她们去帮你警告一下丁敏慧?”

        李睿知道季苏菲不是没能力对付丁敏慧,只是懒得搭理,不过不表示别人没办法丁敏慧那种女生,尤其是钱文倩那几个女生,整日的都想着寻机会为季苏菲做事。

        青帮的瓦解、寒社的成立,那几个当时一起经历了台球室暴乱一幕的女生,以钱文倩为首,早就敏感的察觉到了,寒社一定和季苏菲有关。

        “不用,我已经把这件事交给梁胜去办了,丁敏慧这种人,要么不去搭理,要么就干脆彻底打入地狱!”季苏菲风淡云清的说着,那语气仿佛只是在说一个笑话,然而这句话却是毁掉了一个家庭。

        李睿顿了一下,再次打量着季苏菲,只觉得有些陌生,回顾第一次见到季苏菲的时候,那个清晨,在教学楼的四楼空教室,她正懒洋洋的看书,那时候他只是对她这种目空一切的姿态很感兴趣,却不知,有一天这个女生会成为黑道叱咤风云的寒社大佬。

        季苏菲对李睿这个朋友是认定的,不管这其中是不是有利用的成分,当初她也的确是通过李睿真正开始接触黑道,从而对青帮开火,无论是刺头、张伟强还是梁胜等人,若没有李睿,也没有这些人现在为自己效力。

        “走吧!”两人刚走到学校门口,就看到那辆火红的耀眼的三菱汽车停在对面。

        秦天傲从车子里出来的时候,周围就发出一阵花痴的尖声,一点也不夸张,在这种小城市里,这样一个高富帅站在这里,再矜持的女生也会忍不住的心动。

        季苏菲也不是矫情,她觉得若是前世的自己,看到这样的秦天傲,一定也会犯花痴,可这一世,她的心理年纪摆在这里、前世的经历摆在这里,而她季苏菲,亦不是那个朦朦胧胧的小姑,而是寒社的大佬。

        秦天傲看到季苏菲身边的李睿时,眼神一暗,三步并作两步的走过去,介入两人中间,并主动的拉起季苏菲的手,宣示自己的所有权。

        这个霸道的姿势让李睿有些傻眼,同时也哭笑不得。

        曾几何时,他也自以为霸气的追求过季苏菲,最后呢……呵呵,希望这位老兄不会如同自己这么悲催了!

        “苏菲,既然你朋友来接你,那我先走了!”李睿打了一个招呼便是走了。

        “你来接我?”季苏菲松开秦天傲的手,平静的上了车。

        秦天傲随即坐入驾驶座,启动车子,“嗯,接你一起去吃饭,然后买东西!”

        季苏菲原本是计划要带秦天傲去飘香楼吃饭的,然而秦天傲却轻车熟路的带着季苏菲来到了闹市的一家大排档,这让季苏菲有些意外。

        “下午四处转了一圈,听说这家不错!”秦天傲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,季苏菲真心想问,你是怎么知道这家不错的?

        “是吗?”季苏菲点点头,大排档她不是没吃过,可以说是经常吃,只是今晚的这场景怎么看都有一种不和谐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“两个人吗?”老板拿着菜单迎上来,满脸堆笑,“这是菜单,把要吃的菜写在纸上就可以了!”

        季苏菲随手写了两个菜,抬头却发现秦天傲正在很认真的研究菜单,那模样让季苏菲有些哑然失笑,“还没有看到喜欢吃的吗?如果不习惯在这里,我们去别的地方!”

        “不,就这里!”秦天傲显得很固执,终于点了几个菜。

        季苏菲喝着可乐,一边打量着秦天傲,微微眯起眼眸,不得不说,秦天傲这一次来青市找她,倒是让她改观了不少,原以为他就是那种冷酷深沉、寡言少语类型的人,如今看来,更多的是一个少年的固执和别扭。

        “我和那个罗心仪之间什么都没有!”秦天傲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。

        罗心仪?季苏菲挑眉,想起那个对自己有着某种敌意的只有一面之缘的女人,“看得出来,那位罗小姐喜欢你!”

        “你不喜欢我吗?”秦天傲眯起眼眸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!”

        “那你喜欢什么样的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不知道!”季苏菲淡淡的回答,眼神却是飘向了别处。

        很快菜就上来了,两个人沉默的拿起筷子,谁都没有再说话。

        “老板,拿几瓶啤酒上来!”四五个小青年走进这小饭馆,一边吆喝着,嘴巴里还骂骂咧咧的说着一些脏话。

        老板和老板一看见这些个社会混混,就如同看到活祖宗一样的,眼中闪过憎恶,却还是笑嘻嘻的把啤酒送上桌,顺便带了一盘花生米和炒田螺。

        “于哥,来,喝酒,以后兄弟们就跟着于哥你混了!”四个年轻人举起啤酒干杯,一副很豪爽的样子。

        被叫作于哥的青年晃着两条腿,得瑟的全身几乎都在搐,“好说,好说,有我一口饭,少不了你们弟兄几个的,现在我可是跟着强哥混的,知道强哥谁吗?那也是寒社的扛把子,现如今这寒社,可比当初那青帮牛多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就是就是,青帮算个*??!现在道上可都是寒社的传说,前段日子,听说寒社火拼,又吞掉了一个帮派,酷毙了!”

        “强哥仗义,现在管着整个寒社,我现在是强哥的拜把子弟兄,道上谁敢惹我?你们几个以后就是老子罩着的!”

        那于哥越说越得瑟了,竟是啐了一口痰,这一口痰偏偏好死不死的吐在了秦天傲的身上,秦天傲的脸色瞬间变得很森,盯着那于哥的目光仿佛要吃人一样。

        “看什么看?他的!”于哥一甩手里的烟头,撩起袖子就作势威胁秦天傲,“老子吐你一口痰,是看得起你!”

        秦天傲是不会和别人费口水讲道理的,上去就给了那于哥一拳,这一拳足以将于哥打飞出去了,谁都没想到秦天傲这么厉害,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不该出手了。

        “他的,你们都给我上啊……打死这小子,出了事,有寒社顶着!”于哥爬起来,只觉得全身骨头都在疼,“臭小子,你敢打我,知道我是谁吗?”

        秦天傲也不说话,只是看这几个小青年的眼神仿若是在看死人一样,不愧是刑天帮的二少爷,身上的那股子狠劲也不是谁都能有的。

        果然那些个小青年听到于哥这句话,顿时有了勇气,这小子再能打,也不敢得罪了寒社,有寒社撑腰,今天就是打死这小子也不怕。

        于哥从口袋里拿出弹簧刀,一副要和秦天傲拼命的样子,眼角的余光却是在季苏菲身上打量着,“美女,刀剑无眼,伤了你这漂亮的脸蛋,可就不好了!”

        “嗯!”季苏菲点头,表示认同。

        这个淡漠的反应却让所有人都有些挫败,于哥继续耍嘴皮子,“这王八小子是你凯子吧?等我把这小白脸给解决了,美女你就乖乖的跟着老子,老子保准你爽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好!”季苏菲惜字如金,然而很配合的回答总是让人有一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不爽感。

        她不是应该吓得全身发抖,尖叫逃跑吗?再不济也是要求饶的!刁蛮一些的就是帮着自己男朋友和自己抬杠,现在这是什么反应?于哥的心里犯嘀咕了。

        “于哥厉害,三下两下就搞定这么一个美女,到时候兄弟几个……”所有人都猥琐的笑着。

        于哥被夸的有些飘起来了,却在这时候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进小餐馆,顿时眼睛一亮,狗腿的喊着:“强哥,是我,小于??!”

        于哥赶紧跑上前去,只觉得有寒社的当家人来了,顿时更加有底气了,在兄弟们面前也有了脸面,“强哥……”

        然而,张伟强并没有看于哥,而是走到季苏菲的面前,笑嘻嘻的喊着:“苏菲姐,我速度快吧?你一声招呼,我立马就赶到了,可是有什么任务要下达?”

        所有人都懵了?这是个什么情形?张伟强,他们伟大的强哥,为什么对那个女生那么恭维?

        于哥惊了一身冷汗,刚才他还调戏了那个女生,如今看来,那女生不简单??!

        苏菲姐?刚才张伟强叫她苏菲姐?

        于哥虽然没有机会接触寒社的上层和内部会议,却也听到张伟强和梁胜这两人经常在一起提起过“苏菲姐”这三个字,也知道这个“苏菲姐”是个很厉害的人物,厉害的让张伟强和梁胜都要对她毕恭毕敬。

        可他一直以为,苏菲姐一定是个至少三十岁以上的老女人,而不是眼前这个……怎么看都还很稚嫩的小女生!

        “这些人说是跟着你的,强哥!”

        听到季苏菲喊出强哥这两个字,张伟强顿时浑身打了一个哆嗦,只觉得背脊发凉,没错,寒社成立后,他的确是风光无限,但不代表他忘记了,季苏菲是一个无比凉薄的人。

        季苏菲绝对不会是一个顾念往日情分,就会对他们的肆意妄为放纵的人,若不然她不会将寒社真正的决策权交给了梁胜管,因为季苏菲说过,梁胜是一个倒什么时候都很理智、懂得顾全大局的人。

        相反,他张伟强的评价是有勇无谋!

        张伟强回头瞪了一眼于哥,看到于哥脸上的伤,还有季苏菲身边那男生沉的模样,心下就明白,这是个不长眼的蠢货得罪了季苏菲。

        “苏菲姐,这事儿交给我,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!”

        “这种人……也算是寒社养的狗吗?”季苏菲淡漠的语气完全听不出半点情绪,却让在场的人背脊一阵发寒。

        “对不起,苏菲姐……”张伟强懊恼的低下头。

        “不要费寒社的粮食,大家赚钱很辛苦!”季苏菲只是丢下这句话,便是起身要走,倒是秦天傲,再次做出一个闪瞎众人眼睛的事情。

        只见秦天傲撕开自己的衣服,轻松的脱掉,丢在地上,露出他健硕的倒三角身材,大约是因为洁癖,不愿意穿着沾染了别人污秽的衣服。

        秦天傲走出大排档的时候,路上的人几乎都对他行注目礼,一些个年轻小姑更是羞涩的盯着她,又不好意思一直盯着,于是出现在含情脉脉、暗送秋波的画面。

        大排档的这一场闹剧,影响了两个人的胃口,季苏菲也没有心情去吃饭了,只是打了一个电话,让人送外卖到别墅去吃。

        夜幕降临时,季苏菲正坐在房间里敲打着键盘,夜空中的乌云渐渐被剥开,若是谁仔细的去看,会发现,今晚的月亮透着诡异的红光。

        季苏菲只觉得心口一阵炙热的燃烧,双眸也呈现出诡异的红色,那是一双血瞳,亦是恶魔之眼。

        季苏菲想起了路西菲尔说的话,每当圆月当空时,她就需要吸食人血,中秋那日,她不曾发作,她以为路西菲尔只是吓唬她而已,或许她的身体并不曾变异,如今看来……

        圆月当空的时日终于真正来临了……

        此时秦天傲正在隔壁的房间里洗澡,完全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,更不知道,他……即将成为某人的盘中餐!
    【上一篇】:第七一章 血族王者【回目录】 极速pk10一期计划
  • 国家大剧院舞剧《天路》 讲述青藏铁路修建故事 2019-10-19
  • 【专题】2018高考来了,你准备好了吗? 2019-09-29
  • 帕巴拉·格列朗杰简历 2019-09-29
  • 省级机关作风评议窗口 2019-09-28
  • 福利!企业落户广州或无须执行“开四停四” 2019-09-19
  • 微视澳洲(三):海豚岛之沙滩探险 2019-09-17
  • 2018《粤语好声音》海选启动 林忆莲梁咏琪有望加盟 2019-09-17
  • 海南省委书记、省长回复人民网网友近70条留言 2019-08-22
  • 对中国,美国只剩下高等学校一个优势。中国应与日、俄、韩、澳实行联合办学机制,不足师资,一起把他们从美国挖过来,所正很多是移民过去的 2019-08-18
  • 光明日报:“互联网+农产品”不能一哄而上 2019-08-13
  • 通过医疗,住房,都是乘人之危,太缺德,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。 2019-08-08
  • 如何像皇帝、老佛爷那样避个暑? 2019-08-08
  • 《中国教育报》电子版 2019-08-06
  • 人民日报:传统节日,从美食走向美感 2019-08-06
  • 林松添大使陪同浙江省经贸团出席中国(浙江)—南非(东开普)商务论坛 2019-07-21
  • 计划飞艇最稳计划团队 买双色球时间 内蒙古时时计划软件下载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500 好运快3计划软件 云南时时三星基本走势图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 体彩稳赚不赔啊 重庆时时官网下载 11选5计划软件哪个好用 北京pk拾全天计划表 北京pk10骗局全过程 为什么时时彩计划那么准 七星彩两期计划 北京快三压大小 北京pk10计划软件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