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梁衡.blog的博客—强国博客—人民网 2019-05-21
  • 访民情 惠民生 聚民心——亚心网专题 2019-05-21
  • 端午小长假高速公路整体运行平稳 雨天事故多发 2019-05-14
  • 骞垮窞甯傜綉缁滃晢鍝佷氦鏄撲笌鏈嶅姟鐩戠骞冲彴 2019-05-13
  • 你看咱是跟帖还是在耍猴? 2019-05-13
  • 光是一个梨子的滋味就改变了方向,说讲事实摆道理,就是要你按他的指挥棒转,属于忽悠网友的口实 2019-05-12
  • 社评:蓬佩奥来华,中美关系不只有朝核 2019-05-12
  • 中生代女演员“不用焦虑” 2019-05-11
  • V社:Steam中国不锁区 但游戏上线需通过审核 2019-05-11
  • 机场集团总经理周晞桥会见中航油总经理奚正平一行 2019-05-10
  • 湖北保险业启动空中公益救援 2019-05-09
  • 故宫设文创华夏产业基金 2019-05-08
  • 川航备降机组获“英雄机组”称号 机长获奖500万元 2019-05-07
  • 国际难题面前要秉持“公义”(钟声) 2019-05-07
  • 【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】构建全域旅游新格局 2019-05-06
  • 极速pk10一期计划 > 宫斗小说 > 女皇的后宫三千 >

    pk10赛车高手:220 你不知道

        永熙二十三年十一月二十六,永熙帝四十岁寿辰。

        天还没亮,宫里各处便已经开始忙活了。

        水墨笑也是天一亮便起来了,今日除了要忙着晚上的宫宴之外,还有睦君以及孙侍君两人的册封之礼。

        不管是那件事,都是容不得出差错的。

        便在昨日下午,睦君和孙侍君的册封旨意下了。

        睦君进贵君位,为明贵君,孙侍君进君位,封号华。

        两人进封的事情早早便已经传出消息了,因而倒也没有引起多大的反应,倒是睦君接到旨意的时候愣怔了好半晌。

        辰时,除雪暖汐外,后宫君侍以及住在宫中的皇女皇子都前往朝和殿。

        同时,已经开府的皇女出嫁的皇子也都进宫。

        众人将会在一个时辰之后前去交泰殿给永熙帝请安贺寿。

        朝和殿内

        水墨笑一身盛装地端坐在首位,看着已经等候多时的众人,微笑道:“本宫方才见了这天似乎也没有前几日冷了,倒也是天公作美?!?br />
        众人微笑应和。

        水墨笑看了看睦君和孙侍君,“今日不但是陛下的四十整寿,也是明贵君以及华君的进封之日,午后进封仪式将会在太庙举行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臣侍谢陛下、凤后隆恩?!泵鞴缶牖逼鹕硇欣竦?。

        水墨笑淡淡笑道:“你们进宫也有十年了,这十年来尽心侍奉陛下,恪守君侍本分,为皇家诞育皇嗣,如今进封是你们应得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臣侍不敢,多谢凤后?!绷饺嘶氐?。

        水墨笑点了点头,随后看向蒙斯醉,“豫贤贵君今日的气色很好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多谢凤后关心?!泵伤棺砦⑿Φ?。

        水墨笑道:“昨日陛下跟本宫说了,今晚上让蒙家主也进宫来,蒙将军在西北为大周守卫边疆,忠臣的父母理应受到厚待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多谢陛下?!泵伤棺砥鹕硇欣竦?。

        水墨笑微笑示意他坐下,“午后本宫会让人安排他们进宫,豫贤贵君无需忧心?!彼蛋?,又道:“对了,听说豫贤贵君挺喜欢一个侄女也在,便让她晚上一同进宫吧,陛下说是想见见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多谢凤后?!泵伤棺砘氐?,眼帘低垂,掩盖住了眼底一闪而过的异芒。

        水墨笑又问:“礼王如今可能下床了?”

        “御医说下床可以,但是还不能长时间走动?!泵伤棺砘氐?,“今日恐怕无法前去交泰殿给陛下请安贺寿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身子要紧?!彼Φ阃?,“至于请安贺寿,有心便成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多谢凤后?!泵伤棺砦实?。

        水墨笑视线随即落到了明贵君身边站着的司予哲身上,“五皇女的腿上好了吧?”

        司予哲闻言猛然抬起头,许是还未从之前那件事中缓过来,因而面色少了才从前的神,“儿……儿臣好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明贵君见女儿这般,也起身道:“回凤后,御医说已经好全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这便好?!彼Φ阃?,“往后小心一些?!?br />
        司予哲忙道:“是!”随后又道:“父后……母皇让儿臣抄写的书稿儿臣已经完成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你母皇只是让你静静子?!彼氐溃骸安⒎钦娴囊鸱D??!?br />
        司予哲一愣。

        “不过既然抄写好了,那改日送去给你母皇吧?!彼夯旱?。

        司予哲回道:“是……”

        水墨笑像是没有注意到雪暖汐没来,继续和华君五皇子以及翊君四皇子一一说了一套话,见时辰差不多了,便领着众人往交泰殿而去。

        而此时,在交泰殿的帝寝殿内的小花厅中,雪暖汐一脸满足地看着正吃着寿面的永熙帝。

        “你啊,也不早些叫醒我,自己饿着肚子去早朝好玩吗?”

        永熙帝抬头看着他,“便是不想让你一大早起来昨夜才让你过来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这可是十三年后我第一次给你过寿辰!”雪暖汐瞪着她,“你不知道我等了多长时间了!”

        永熙帝搁下筷子,握住了他的手:“往后每一年你都可以给我过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这可是你说的!”雪暖汐笑着道,眼中却是含着泪水。

        永熙帝笑道:“自然是我说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快些吃,冷了便不好吃了!”雪暖汐拉回了手板着脸道。

        永熙帝无奈笑道:“好,我吃,我都给吃完了!”

        “还有这些寿包!”雪暖汐继续道。

        永熙帝笑道:“好!”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水墨笑等人来到交泰殿外的时候,其他宫外的皇女皇子也都到了。

        司予述和司予赫需要上早朝,所以是最早到的,之所以没进去是因为还等自家的正君。

        司予执和薛氏几乎是和荣王正君一同到来。

        而白氏则和司以琝李乐一同进宫,李浮早朝之后便到宫门口迎接。

        司以琝的神色虽然有些憔悴,但是神却还是不错。

        司以佑和司以晏一同来,带着孩子和妻主。

        众人见面之后各自打了招呼,只是气氛却显得有些冷,仿佛彼此之间不是至亲之人,而只是需要寒暄的客套的外人一般。

        好在水墨笑等人来的不晚,否则场面恐怕会更加的冷。

        众人纷纷行礼。

        水墨笑点了点头,“进去吧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是?!敝谌肆烀?,随后随着水墨笑一同往里面走。

        司以徽却没有动,眼底有着惧意。

        司予执第一时间便注意到了他了,见他不动,随即上前:“徽儿?!?br />
        司以徽忙抬起头,见胞姐一脸担心,忙挤出了笑容,摇头示意没事,随后便转身去检查随身宫侍手中的礼物盒。

        蜀羽之走了两步见儿子没跟上来,也便停步转身,看着司以徽这般,心里除了心疼便是叹息,“徽儿,进去吧?!?br />
        司以徽转身看向父亲,点了点头。

        薛氏见了这场面本是想说些什么,可是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最终也只是紧紧跟在司予执身后进去。

        冷雾将众人领到了暖阁。

        等候半晌之后,永熙帝方才携雪暖汐前来。

        众人行礼。

        礼毕后,便是个人上前请安贺寿,同时奉上贺礼。

        先是皇女依照尊卑长幼上前,随后,方才是皇子,领着各自的一家子。

        皇女所送的无外乎都是那些,每个人的贺礼都不算是极为贵重的,但是都可以看出是惊心挑选的,司予昀的贺礼则是又蒙斯醉送上。

        司予哲这是在出事之后第一次见永熙帝,神色有些惊慌,但是却没有失仪。

        永熙帝也似乎真的忘了之前的事情,对她的态度倒是和蔼,还问了她的腿伤。

        司予哲悬着一个多月的心这时候方才真正的定了。

        司以晏送了一副万寿图,说是和女儿一同准备的,司以佑仍是送披风,不过阵线却比去年又湛了,司以琝送了一件大氅,虽然手工没司以佑的好,但也是自己亲手做的。

        在司以琝之后,司以徽便惴惴不安地上前。

        他不能说吉祥的话,可是磕头却磕的极为的响亮。

        永熙帝的笑容到了他这里似乎淡了一些,不过倒也没有露出厌恶之色。

        司以徽磕完头之后便低着头,从宫侍的怀中接过了那礼盒,重新跪下,奉上了礼物。

        冷雾接过了盒子打开送到了永熙帝面前。

        永熙帝看了看,倒也没说什么,让人收下了。

        司以徽听到了收下两个字当即抬起头,眼中有着惊喜,即便母亲的脸色有些暗淡,但是他却还是高兴无比,又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。

        蜀羽之面上顿时泛起了心疼。

        “四皇子这衣裳做的比佑儿的都还要好?!泵伤棺砦⑿夯嚎?。

        司以徽忙抬头,面色转为了不安,似乎担心抢了司以佑的风头。

        司以佑倒是不在意:“母皇不会嫌弃儿臣的礼物吧?”

        “嫌弃什么?”雪暖汐开口笑道,“若说手工,琝儿的更差,你母皇不也是高高兴兴地收下了?”

        “父君!”司以琝有些恼羞成怒。

        永熙帝笑着开口:“好了,都好,朕都喜欢?!彼低?,看向司以徽,“起来吧?!?br />
        声音虽然不算柔和,但也是心平气和的。

        司以徽又磕了一个头,随后方才起身。

        五皇子随即上前,怯生生地送上了一份自己抄写的万寿经。

        永熙帝倒是稀罕,接过来翻看了一遍,笑道:“上回上书房的太傅说韶儿的功课不错,如今看来是真的,这字写得可比当年你的几个皇兄好多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母皇这是在说儿臣吗?”司以晏跺了跺脚,若说当年上书房的功课谁最不好,不是琝儿,是他,尤其是写字,起初他的字根本便见不得人,好在后来练练便没有那般糟糕。

        永熙帝笑道:“你知道便好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母皇!”司以晏不干了。

        水墨笑看着儿子这般,也笑道:“当年是当年,现在好了不就成了?”

        司以晏哼了哼,将头扭过去。

        司以韶倒也没有害怕自己惹怒了司以晏,得了永熙帝的夸奖之后便磕了头,高高兴兴地回到了父亲身边去了。

        早上的请安贺寿都是自家人,倒也没有什么规矩,礼物送了,贺寿的话说了,气氛倒也渐渐轻松起来。

        几个孩子胆子也大了起来,围着外祖母说着说那。

        其他的大人反倒是被晾在了一旁。

        水墨笑看着这一幕,笑容也是没停,扫了一旁坐着的几个皇女,“如今陛下便只有正儿一个孙女,若是明年你母皇寿辰你们能送上几个孙女给她,她会更加高兴?!?br />
        几个皇女正君听了名色各异。

        太女正君仍是端庄,只是隐隐泛着苦涩。

        荣王正君倒也平静,羞涩笑了。

        薛氏的表情最为彩,一脸坚定义不容辞视死如归似的。

        司予述等人则是起身,恭敬地应了一句谨遵父后教导。

        雪暖汐倒是赞同水墨笑的话,“凤后说的没错,没有什么比皇孙更加让陛下开心了?!彼低?,便又看向蒙斯醉,“豫贤贵君怎么不将正儿也抱来?”

        “孩子还小,我担心着凉?!泵伤棺硇Φ溃骸拔绾筇炱眯?,臣侍在带来向陛下贺寿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孩子要紧?!庇牢醯刍持斜ё拍暧椎难┨於?,“正儿自幼身子便不好,不来也无妨?!?br />
        雪暖汐恍然道:“陛下说的对,你看我,一高兴起来倒是忘了这般重要的事情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正儿最近的身子好了很多了?!泵伤棺砦⑿Φ溃骸俺隼醋叨叨彩呛??!?br />
        永熙帝看着他,“便是好了也要小心些,如今孩子还小,等明年开春了再带出来走动也无妨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是?!泵伤棺硇ψ庞α?。

        雪暖汐扫了一眼众人,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淡淡的笑容,虽然他知道可能此时每个人心中还有许多其他的事情,但是至少在这一刻,大家都能够和睦相处。

        若是往后也能如此,便真的是好了。

        想着,情绪不免又低落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永熙帝注意到了,低声问了他:“怎么了?”

        雪暖汐忙抬头,“没事?!?br />
        永熙帝看了他会儿,也没有再问。

        这般你一言我一句的,很快便到中午了。

        永熙帝似乎很高兴,午膳都留了众人。

        午膳过后,水墨笑回去看着午后的册封礼,而蒙斯醉回去看女儿和孙女,司以佑带着孩子妻主跟着去了,蜀羽之带着司以徽和司予执薛氏回了流云殿,想借着这个机会将和亲的事情跟他们说说,其他的人也各自离开,便剩下雪暖汐了。

        雪暖汐本也是想走的,他已经很长时间没见到司以琝了,也想和外孙女好好说说话,不过却被永熙帝留了下来,只能让他们先去辰安殿休息。

        “你留我有什么事?”

        永熙帝听了这话脸黑了,“早上还说往后朕生辰都陪着朕,可如今朕的生辰还没过便忘了?”

        雪暖汐见状不禁一愣,随后失笑道:“我的陛下,你只是在生气吗?”

        “我不该生气吗?”永熙帝眯眼道。

        雪暖汐没好气地道:“我哪里没有陪你?从昨晚上开始我便一直陪着你,我这不是很久没见到琝儿了吗?还有乐儿,那孩子如今跟我都不亲,我自然是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扔了朕去陪他们?”永熙帝打断了他的话道。

        雪暖汐睁大了眼睛,他怎么感觉眼前的人像是个孩子在耍赖?“好,我不走了,今天我只陪着你!”

        永熙帝似乎满意了,伸手将人搂在怀中,“说了便要做到?!?br />
        雪暖汐还能说什么,自然是应是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“这可是真的?!”

        流云殿暖阁内,司予执听了蜀羽之的话之后顿时惊喜地站起。

        蜀羽之点头:“是皇贵君亲口说的,本宫之后也问过陛下,陛下也承认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司予执无法压下心中的激动,“这便好,这便好……”

        即使母皇这般安排也是为了利益,可总比嫁去西戎好!

        不管如何,徽儿嫁入司徒家,司徒家绝对不会委屈徽儿的!

        “蜀父君,可定了是司徒家那位?”

        “皇子下嫁,一般都是嫡女的?!笔裼鹬夯旱?,“虽然目前陛下还没明确说是哪一个,但是应该是在司徒将军嫡出的孙女中选一位?!?br />
        司予执沉思了起来,她对司徒家的人并不熟悉,只是在上回蜀羽之提了永熙帝有这个打算的时候打听了一下,如今在京城司徒府中的便有司徒雨嫡出孙辈。

        “儿臣之前打听过,司徒将军嫡出的孙女并不多,而且和徽儿适龄的也只有两位,两人都没有从武,虽然如今是白身,但是品行也是不错?!?br />
        蜀羽之点头:“如此,你也可以放心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司予执看着他,随后跪了下来:“儿臣谢过蜀父君劳心!”

        蜀羽之笑着起身扶起了她,“本宫说过徽儿是本宫的儿子?!?br />
        司予执舒了口气,“谢蜀父君?!?br />
        如今除了感激的话,她什么也给不出其他的回报了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薛氏此时正陪着司以徽,看着司以徽一脸开心的样子,他心里更是难受,“四皇弟……你心里若是不开心便说出来吧……不要这样强颜欢笑的……”

        司以徽疑惑地看着他,不明白他这话的意思。

        薛氏声音开始哽咽:“四皇弟……你放心,殿下不会让你去西戎和亲的……你看,今天陛下对你的态度也好多了,她是不会答应西戎国的求亲的……”

        司以徽面色当即变的很难看。

        “荣王正君……”身边的宫侍想阻止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。

        薛氏看向那焦急的宫侍,又看着司以徽的脸色,“四皇弟……你还不知道吗?”

        司以徽没有回应,面色越来越难看。

        “四皇子……荣王正君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四皇弟……”

        司以徽倏然间站起身来,随后便往外冲去。

        “四皇弟——”薛氏惊呆了,愣了半晌方才提步追了出去,可是追出去的时候,司以徽已经不见了人影了。

        看着空无一人的前方,他惊的面色发白。

        这边的动静很快便传到了蜀羽之和司予执那边了。

        薛氏看着司予执面无表情的脸吓的浑身颤抖,“殿下……”

        司予执没有理会他,直接从他身边走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“殿下——”

        蜀羽之也是着急,除了让人出去找之外,自己也没闲着,想去交泰殿看看,就担心司以徽一时冲动直接跑去哪里。

        薛氏却拉着蜀羽之不放,他是真的吓坏了。

        “蜀父君……我不知道四皇弟不知道的……蜀父君,你帮我给殿下说说……我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        蜀羽之看着薛氏的脸,即使恼怒也是无奈,好说歹说方才让他放手,薛氏虽然放手了,可是却跟着蜀羽之。

        蜀羽之也没有赶他,带着他往交泰殿去了。

        可在半道上却被返回来的司予执给阻止了。

        “徽儿没去交泰殿!”司予执面色焦虑地回道。

        薛氏一惊,“他不会是做傻事去了吧?”

        话落,司予执带着杀气的目光射到了。

        薛氏脚步顿时不稳,差一点便摔在地上,“殿下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不会的!”蜀羽之却咬着牙道,“徽儿不是那等会做傻事的人!他自幼不管什么事情都是先想到别人,如今怎么会不顾我们去做傻事?!”

        司予执绷着面容,没有说话。

        “都怪本宫,本宫怎么便不早些将事情告诉他?”蜀羽之自责道:“本宫原是不想让他忧心,可如今反倒是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蜀父君!”司予执打断了他的话,“先将徽儿找到再说吧!”

        蜀羽之攥紧了拳头:“对!先找徽儿!先找到他!”
    【上一篇】:221 不要怪我【回目录】 极速pk10一期计划
  • 梁衡.blog的博客—强国博客—人民网 2019-05-21
  • 访民情 惠民生 聚民心——亚心网专题 2019-05-21
  • 端午小长假高速公路整体运行平稳 雨天事故多发 2019-05-14
  • 骞垮窞甯傜綉缁滃晢鍝佷氦鏄撲笌鏈嶅姟鐩戠骞冲彴 2019-05-13
  • 你看咱是跟帖还是在耍猴? 2019-05-13
  • 光是一个梨子的滋味就改变了方向,说讲事实摆道理,就是要你按他的指挥棒转,属于忽悠网友的口实 2019-05-12
  • 社评:蓬佩奥来华,中美关系不只有朝核 2019-05-12
  • 中生代女演员“不用焦虑” 2019-05-11
  • V社:Steam中国不锁区 但游戏上线需通过审核 2019-05-11
  • 机场集团总经理周晞桥会见中航油总经理奚正平一行 2019-05-10
  • 湖北保险业启动空中公益救援 2019-05-09
  • 故宫设文创华夏产业基金 2019-05-08
  • 川航备降机组获“英雄机组”称号 机长获奖500万元 2019-05-07
  • 国际难题面前要秉持“公义”(钟声) 2019-05-07
  • 【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】构建全域旅游新格局 2019-05-06